有一种狂热求爱者 让人毛骨悚然

2018-01-07 02:24:17

请大家试着想象这么一个画面: 夜深人静,你独自从办公室走到昏暗的地下车库,发现那个每天都来办公室找你的追求者(你根本不认识ta)站在你的车旁对你笑,上来就抱住你,对你说一些奇怪的话而这件事的发生频率是,每天 这在偶像剧里可能是玛丽苏剧情,在现实生活中只能带来反感和恐惧吧 但这个剧情就发生在最近作家刘同的自述中——他自称被一位狂热女粉丝用各种出格方式,跟踪骚扰了一年之久 据刘同的微博,他和这位女粉丝是在湖南家乡常去的小酒馆遇到从第二次碰到起,这位女粉丝就经常守候在酒馆等他 一开始刘同就善意劝告她,不必天天等自己来,不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失去自己的生活谁知道事情愈演愈烈—— 后来女粉丝从湖南追到了刘同在北京的办公地,每天在公司门口等他,潜入公司的卫生间等他,守在他的车位旁边等他(文章开头的剧情),如影随形 刘同尝试过多种办法和她沟通、劝阻她,但都无济于事,对方还是痴痴纠缠 刘同也联系过女粉丝的家人,谁知道女粉丝直接把刘同描述成自己的男友介绍给了妈妈,还以刘同的名义给自己妈妈送过花 甚至也报过警,但总是因为对方没有对他造成实质人身伤害而不了了之 最初报警时,女粉丝心中还会有所忌惮,后来知道警察也拿她没办法之后,就更肆无忌惮了 她跟刘同一起踏上了巡回签售之路,每一站都“幽灵一样”出现在现场,经常当众拿起话筒告白 忍无可忍的刘同在10月用微博小号打码曝光了她,当时也以此得到对方的承诺,以后不会再来骚扰他了 结果,最近女粉丝又追到了新的签售会上,一如既往地拿起话筒公开讲一些奇怪的话 因为女粉丝“反复食言”,刘同终于选择用大号曝光她,希望她的家人朋友能把她带回正轨,不要再这样毁掉自己和他人的生活 这种狂热的跟踪骚扰者,你说她有多伤天害理吧,她倒也没真的在肉体上伤害你;可是一天到晚地纠缠,如影随形地示爱,干扰别人的生活,这也不正常,搁谁身上都要被逼疯了,何况还持续了一年 这种现象之前在娱乐圈并不少见,长期跟踪骚扰的狂热粉丝,被称为“私生饭” 比如之前网上曝光过一个王力宏的出格私生饭,长期骚扰王力宏,7年来臆想自己是王力宏结发之妻,曾经在接机时对他大喊:“王力宏你算什么男人!我们7年了你敢不敢承认!” 甚至还发生过她在舞台下扔水瓶砸王力宏的事情王力宏工作室都忍无可忍地曝光了她,称她“不断骚扰王力宏与家人,每次出现都试图攻击他” 再比如歌手杨坤亲自曝光过的一个狂热私生饭,不仅跟着他出去演出,甚至搬到了住处的楼上,大半夜还在杨坤家门口堵门等他回来 不仅从不听劝,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杨坤,从警局出来之后,她还变本加厉,带着人来撬杨坤家的房门 这种打扰偶像正常生活的骚扰行为,在粉丝圈内一直都是被严厉斥责的 但是,真的只有有名的公众人物才会遭遇这种持续的、疯狂的、令人困扰的骚扰吗 我们以为只有“脑残粉”(可能多半精神还有点问题)才会对偶像干出这种事,殊不知在刘同那条微博下面,不少普通人都留言,说自己或身边人就遇到过类似的跟踪和骚扰,非常理解这种崩溃而无助的感觉 就像刘同遇到的狂热女粉丝,这些骚扰者不会造成什么人身伤害,可是光是每天都如影随形地跟着你,就足够让人崩溃了 有人还遇到过更过激的手段,不回应他他就骂人、寄恐吓快递而对方还因为有精神疾病,学校和警察都无能为力,被骚扰的人只能自己小心 在贴吧、天涯、知乎等大型网络社区上,也经常能见到网友发的求助帖,内容也大同小异,都是对这种持续的、甚至伴以威胁的骚扰感到无助 这些情节描述起来似乎很容易:一年,三年,电话骚扰,短信骚扰,威胁……可是设身处地的想想,其实是很可怕的 可见,这些令人困扰的行为不是娱乐圈的私生饭那么简单,而是一个长期存在但缺乏关注的社会问题 它在英语中叫做“stalking”,中文里可以说是跟踪、骚扰、威胁等多种行为的综合 维基百科给出的一种定义是,stalking是一种由于持续地、强迫地干扰他人的正常生活而带来的精神伤害 关注这个问题的美剧《stalker》(跟踪者)中,stalking被解释为“一人对另一人持有的一种有害的或过分的关注” 这种关注通常是由某种强烈的情感而起维基百科的资料将跟踪的动机描述为,他们多是偏执地认为被跟踪者对自己有爱意,或是认为对方需要自己的解救 跟踪的行为也不止是月黑风高夜在小巷里尾随那么简单,属于跟踪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 反复跟踪、监视受害人,徘徊在受害人出现的场所周围; 反复用各种方法联系或试图联系受害人; 监视受害人在互联网上的各种动向和通讯; 损坏、干扰受害人的财产; 威胁受害人(或与受害人有关的朋友、家人) 值得注意的是,跟踪是一种常年累月的持续行为,正是“反复”违背受害者的意愿,让一些单独看来合法的行为变成了噩梦和伤害 比如,根据这些定义,一个狂热追求者明明已经遭到对方多次拒绝,还持续不断地联系ta,想和ta见面,给ta送礼物,那么这些反复的行为叠加在一起,已经构成了stalking 而关于这些行为的后果,也并不是只有带来了肉体上的伤害才叫受害事实上,被跟踪骚扰的受害者的心理、情感上也会遭受巨大的伤害 一方面是他们被骚扰的恐惧,一方面是他们可能会选择改变工作、住址、电话,随之而来的孤独无助感也是一种伤害 跟踪者也并非我们想象中那样多是心怀不轨的陌生人,其实“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更大 英国的Home Office发现在跟踪案中,多数的跟踪骚扰发生在曾经有过亲密关系的男女之间就像前文所说,一方对另一方的怨恨、报复或是畸形爱意,导致他们开始威胁对方的正常生活 日本公布的2016年数据也显示,跟踪骚扰案的作案者里,交往对象和前交往对象占到46.9%,熟人或朋友占13.2%,单位同事或职场关系占11.8% 起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情感纠葛:因有好感的为15738起,好感未得到满足而生出怨恨的有4506起 随着科技的发展,跟踪的手段也在更新比如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催生了cyber stalking(计算机跟踪),跟踪者可能会利用受害人在网络上的各种资料、社交网络,窥探他的信息,利用网络手段来对对方造成危害 有些国家已经对这种现象做出了回应比如今年1月,修改后的日本《反跟踪骚扰法》已经把“在社交网站反复发送信息”列入了管制对象 从以上这些信息我们可以知道,狂热地、反复地纠缠爱慕对象确实不是一种正常的行为,其他过激行为则更严重前文提到的那些明星或是普通人,其实都已经受到了跟踪的伤害 但我们的社会的现状是,跟踪骚扰的问题客观存在,大众对它的认识却还很浅,甚至存在不少误解 日常生活中,我们不仅很少接触到关于stalking的科普和防范知识,有些文艺创作还在某种程度上淡化了人们对它的警惕性 比如玛丽苏偶像剧中,为了刻画追求者的深情不渝,在被追求者屡屡拒绝、抗拒的情况下,他们反复联系、堵截、送礼的行为也只是被当成正常的求爱手段 在一些网文写手和二次元爱好者眼中,跟踪狂反而是个很戳萌点的属性 生活中,很多人平时也会拿跟踪狂这个概念自嘲: 提起自己喜欢视奸别人的社交网络时:“我这样可真像个stalker啊”;路上看到可爱的小姐姐不由自主跟着她走了几十米:“我是变态跟踪狂吗我” 这些玩笑本无伤大雅,但现实中真遇到这样的问题时,万万不能以一笑而过的态度对待 还拿这次的刘同事件举例吧由于这个女粉丝是出于对刘同强烈到扭曲的爱意而跟踪,因此有人把女粉丝美化成在轰轰烈烈的感情中受伤害的女子,认为她“这辈子值了”、“受了这么多痛苦” 就连刘同的朋友也曾笑他大惊小怪,开玩笑说“如果也有一个人这么追他就好了” 可是对于承受了巨大精神压力的受害人来说,这种狂热的骚扰一点也不会让他们开心那些把骚扰当真爱的误解,反而加大了他们维护自己正常生活的难度 还有一种误解,不仅不拿受害者的经历当回事儿,还要处处在受害者身上挑刺 “你很有名吗以为自己是谁啊,还整出这种别人骚扰你的事炒作吧” “你想多了吧,人家可能只是跟你逗着玩儿” “肯定是你招惹他了吧你不招惹他,人家怎么会无缘无故看上你呢”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把这种事说出来,无非是在炫耀自己长得好看、有人追求吧” 这些满不在意的声音,是不知道跟踪潜在的危险性的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跟踪者可能对受害人采取的手段,也包括威胁、暴力、伤害人身安全,性方面的侵犯也有可能发生 英国格罗斯特郡大学的研究则发现,在94%的谋杀案中,杀人犯事前都有过stalk受害者的行为 就在我们的社会新闻中,有时也能见到这样的悲剧——求爱者反复纠缠对方,被拒绝后终于被激怒、情绪爆发,将对方残忍杀害 很多类似的新闻中,太多人只在指摘被求爱一方是不是道德无瑕,却忽视了很多细节在暗示,求爱者的偏激、持续性行为可能已经构成了跟踪骚扰 虽然不是所有的跟踪都会走到这一步,但对它的轻视、无视甚至蔑视,也是很危险的 但令受害人感到无力的现状是,除了大众的不解和误解,对跟踪骚扰的有效处理机制也是缺乏的 目前从我国网络上受害者自发的反馈来看,报警收效甚微 因为很多跟踪骚扰者给受害人带来的困扰是精神上的而非肉体上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目前并没有一种法律能制裁这种骚扰 刘同事件中,法律从业者给出的应对建议也是曲线救国: 除了必要的找同伴照应、留存证据等行为,真正能处罚到对方的情况,也得是他影响到了公司办公且情节严重,或是捏造事实的诽谤情况造成一定影响 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是,我们没有针对“跟踪骚扰”这一行为的罪名与量刑、处罚机制,也不能像一些国家申请人身禁制令,强制对方不要再接近自己 在如何处理stalking的问题上,外国有不少经验可借鉴90年代开始,一些欧美国家逐渐将可以定义为stalking的行为入刑澳大利亚的惩罚较为严厉,最高判刑可达10年 有些国家,比如法国,没有一个针对跟踪骚扰的单独最名和法案,但对于这种行为给了明确的定义“伤害到了对方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或损害了他的职业生涯”,也将处以一年的监禁和15000欧元罚款 我们的东亚邻居则起步的更晚一点 2000年,日本实行《反跟踪骚扰法》2013年韩国警察厅宣布,如果男生向女生超过3次要求见面或与之交往,将可能以侵犯罪的罪名被制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立法,是由一个少女的血案促成的 1999年,21岁的女大学生猪野诗织在上学途中,被前男友用刀子残忍杀害 两人交往过程中,男方就体现出了极强的控制欲,有很多威胁女孩的过激行为,对女孩进行了强烈的精神折磨 女孩提出分手后,男方更是反复纠缠,用散播裸照、发布谣言等行为威胁,用放大音量的汽车堵门骚扰,最终残忍地杀死了女孩 当时日本也没有针对这种骚扰行为的法案,面对女孩的报警和拼死录下的骚扰录音,警察局的反应却是,他们不好插手这种民事案件 这个引起了强烈社会反响的案件,最终促进了日本在2000年推出了《反骚扰法》,规定骚扰者可以被处以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或50万日元以下罚款警方也可以对嫌疑人出具警告书和禁止令如果嫌疑人拒绝执行,将面临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万日元以下罚款 当时间来到2017年,我们的社会对于跟踪骚扰的问题,却还停留在大众的无知、应对机制的缺失 止步不前的环境里,那些普通人受到骚扰后无奈的发声,那些应该被深究犯罪原因的情杀社会新闻,却没有减少 希望我们能从现在开始,迈出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去把那些总被忽视的现象当做需要关注的问题,去正视原来人的安全可能面临这么复杂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