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来历任美国总统没敢干的事特朗普干了

2017-12-09 13:19:14

当地时间12月5日傍晚5点30分,美国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总统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布两项声明,美国政府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特朗普将于6日宣布大使馆迁址决定   美国华盛顿,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出席白宫简报会据美国《纽约时报》、美国中文网等多家美媒报道,特朗普5日上午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通话巴勒斯坦媒体随后报道称,特朗普已向阿巴斯证实,美国将会将美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他将于6日宣布这一决定 白宫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统特朗普认为当下宣布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也是对其竞选承诺的兑现白宫强调,此次声明“并不是总统先生作出的决定,而是他对历史、现实现状的承认”   关于大使馆的搬迁,白宫官员表示将涉及1000余名美国使馆工作人员,且在耶路撒冷的新址尚在选址过程中,不会立即搬离,其后设计建筑过程预计将花费1年左右的时间   美国往届总统都力图避免大使馆迁址 国际法规定,当一个国家将大使馆驻扎在另一个国家的某地时,表示派驻国承认驻在国对这一领土拥有主权,后者可以控制这一领土并行使其权利因此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所在地是对耶路撒冷的实际地位的强调 此前,奥巴马政府一直担心将美驻以使馆迁址问题将引起混乱,所以没有轻易承认以色列或任何国家关于耶路撒冷主权的决议 美国国会在1995年10月通过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授权拨款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 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并没有落实该项规定,而是根据除非美国总统每六个月签署一道豁免令,避免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声明此事必须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通过和谈解决 自从克林顿政府以来,每一位在任的美国总统都按时签署了该项豁免令在前一次豁免令到期后,特朗普于今年6月也按时签署了该项豁免令   去年大选期间,特朗普宣称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这一提议为其赢得了大量美国犹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的支持   以色列已做好准备应对巴勒斯坦人民游行   以色列媒体报道称,一旦美国宣布耶路撒冷是以首都,很有可能引发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等地举行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巴勒斯坦人高级领导人纳比勒·沙阿斯说,特朗普将不再被视为一个可信的调停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不赞同暴力,但是可能无法控制街头并防止第三次巴勒斯坦人起义”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于11月2日表示,如果华盛顿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或把美国大使馆迁至这个有争议的城市,哈马斯将号召另一次巴勒斯坦人“起义” 截至目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依然保持“沉默”,但是以色列相关政府部门已经在考虑如何做好应对抗议游行的准备,位于特拉维夫的美国使馆也加强了安保措施 以色列内部也对此表示反对本月4日,曾在以色列政府担任要职的25名以色列社会活动家联名紧急致信特朗普高级顾问贾森·格林布拉特信中表示,美国的做法将严重破坏以巴和平谈判前景,可能会点燃整个中东地区的仇恨,严重损害几代人的和平前景   国际社会对特朗普行为发出警告 早在新闻发布会前,国际社会就对美国的这一动向发出警告,称该决定将破坏美国促成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的努力,而且会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 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艾哈迈德·阿布·盖特表示,美国任何确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行为都会引发极端主义及暴力“如此的行为并不公平……这不但不会获得和平稳定,反而会引发极端主义及暴力这只会有利一方,就是不利于和平的以色列政府”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日前表示,美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和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做法都会破坏中东和平进程,甚至“扼杀”巴以和平谈判,也将激化中东地区的不稳定局势 据媒体报道,阿巴斯近日展开外交斡旋,呼吁土耳其、沙特、卡塔尔、法国、埃及、突尼斯、约旦和科威特等国家的领导人共同阻止美国的这一决定,同时呼吁阿拉伯国家联盟和伊斯兰合作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对美国的做法进行干预 阿巴斯的呼吁得到多个国家和机构的积极回应,纷纷表示美国改变耶路撒冷政策的做法将导致和平努力付之东流   约旦指出,美国的做法将使地区紧张局势升级,破坏中东和平进程,也会助长中东地区恐怖组织的气焰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耶路撒冷对穆斯林来说是一条红线,”如果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土耳其将切断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也将导致美国和以色列与整个伊斯兰世界作对   法国总统马克龙4日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电话会晤马克龙对美国单方面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可能性表示担忧马克龙重申,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应当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和平谈判框架下解决,并以建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双方和平相处作为目标 关于耶路撒冷的决定 特朗普打开“潘多拉魔盒” 今天美国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总统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布两项声明,美国政府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此言一出,引爆了整个国际关系界,耶路撒冷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作为传统意义上中东问题的核心议题,巴以问题长期以来困扰着整个中东地区,而在巴以问题中,耶路撒冷议题一直是最为敏感和复杂的议题耶路撒冷议题不仅涉及宗教、政治身份、历史演变和权力斗争,更重要的是牵扯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谁究竟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更确切的讲,也就是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以来,或者是更靠前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以来,谁才是这片土地真正的所有者,谁才是真正的“入侵者” 耶路撒冷问题不仅涉及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民族国家的合法性,也涉及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在历史和文化上的敏感议题争端,更涉及到民族构建和现代民族主义构建的关键议题而作为巴以和谈的唯一“斡旋方”,作为当今实际上最具影响力的大国,美国宣布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也就意味着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竞争”中的获得了巨大的优势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的决定,首先极大的鼓舞了以色列国内右翼政治力量在当前以色列社会,右翼力量日益强大,在诸多敏感议题上能够主导以色列国内舆论而对于以色列右翼政党和社会团体来说,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直是其重要的政治目标而当特朗普政府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势必极大的鼓舞以色列右翼力量在未来,以色列右翼必然会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问题上,在戈兰高地所有权问题上,做出更多的强硬的表态,争取获得美国更多的支持,而这也将极大的损害巴以和平进程的前景 其次,特朗普的决定极大的损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情感,导致任何美国主导下的和平进程难以实现在当前情况下,巴以和谈进程仍旧由美国人主导,而如果加入和谈,必然要面临接受特朗普关于耶路撒冷归属议题的政治表态,这对于任何巴勒斯坦、阿拉伯世界乃至穆斯林世界的领导人来说,都无异于“政治自杀”当巴以和谈缺失了关键的一方,巴以和平进程也就无从谈起 第三,特朗普的决定将很可能会极大的挫伤巴勒斯坦人的民族自尊心,更会激化巴勒斯坦人和穆斯林世界的极端情绪长期以来,巴勒斯坦人认为自己已经被国际社会所抛弃,认为阿拉伯世界不再关注巴勒斯坦问题,认为美国和国际社会将巴勒斯坦人遗忘而当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也就意味着巴勒斯坦人的民族情绪和心理遭受极大的打击在此背景下,巴勒斯坦人有可能爆发“第三次大起义”(前两次大起义分别爆发于1987年和2000年),进而恶化巴以乃至整个中东地区局势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决定,无论出于什么样的考量,都将极大的恶化巴以问题的形势,恶化整个中东世界的安全态势,打乱美国与中东盟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