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做了一个没有歉意的“道歉” 爆更多震撼细节

2018-01-02 17:06:24

今天(11月28日),中国学者贺建奎现身正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参与主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演讲和讨论 贺建奎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发的争议表示歉意,随后进行主题为“利用CRISPR/Cas9技术进行鼠、猴、人胚胎的CCR5基因编辑”的演讲,接受了现场的学者和记者提问 在整个过程中,贺建奎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只是平静地进行自己的演讲和回复现场的提问 大会发布特别声明,会前对贺建奎所发布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消息完全不知情,在贺建奎发给大会的演讲初稿中也完全没有提及任何有关信息 一些新信息 因为昨天贺建奎团队的突然“大火”,此次峰会的主办方也专门作出了日程上的调整,将其原本位于上午活动中间的演讲,移到了上午活动的末尾,并且专门为其留了接受学者和记者提问的时间 在讲述现场演示材料之前,贺建奎还简短的道了个歉,虽然这句话的重点很明显不是“道歉”: 首先我必须要道歉我的整个实验结果,由于保密性的问题,数据被泄露了所以我必须要在今天这个场合,跟大家分享这个数据 其次,他还在演示材料中专门展示了此前发达国家进行的几例争议性的人类基因编辑实验,并且专门表示:“我做的实验性质跟他们类似”更有趣的是,在随后的提问环节,主持人问贺建奎是否又想到会引起这样的波澜,他回答中再次提及了这一点:“这个实验如果发生在英国或者其他发达国家,我相信也没有今天就没有那么大风波了” 学界此前对于基因编辑过程中的“脱靶”(编辑了不应该编辑的基因片段)问题十分关注,在贺建奎的报告中提到: 在对没有在出生后的婴儿DNA中检测时,有一个可能的脱靶,但脱靶位置在非编码区,而且离基因很远,而且也不在有作用的元件上 随后的提问环节在被问到是否会给孩子带来副作用时,贺建奎只是简单表示:“我们正在密切监测各项数据” 在全过程中,有两个提问涉及了实验的伦理、流程审核问题,但贺建奎表示: 这个项目早在3年前就已经开始,并且自己早在国际性的科学会议上展示了相应的计划并且在进行这个项目的过程中,也一直和外部的专家进行交流沟通 在“和稀泥”式的回答之外,这次露面,贺建奎还是透露了一些新信息,首先就是整体实验的规模:总计有8对志愿者夫妇参加,其中1对过程中选择了退出进行基因编辑的胚胎细胞至少有31个,昨天曝光的“露露、娜娜”是中最早怀孕上的,目前还有一对夫妇可能怀孕了 而对于这批夫妇如何当上志愿者,贺建奎并没有透露他是如何找到这批志愿者,只是表示自己的网站上已经公布了相应的风险提示,也将相关的纸质材料交给了参与的夫妇看,“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所以能看得懂在告知过程中,贺建奎和另外两位“观察员”全程在场,由贺建奎亲自一行一行对他们进行解释   在被问及“这次研究一共获取多少卵子”时,贺建奎答说,有31个成功成长为囊胚细胞,30个成功成长到胚胎 演讲过后,贺建奎还回答了关于实验项目资金来源的问题贺建奎说,刚开始做项目时,他还是南方科技大学教授“3年前的时候开始的,那时候学校给我薪水后来我们开始了临床试验,资金和所有支出(包括给志愿者怀孕期间支付的费用)由我个人出” 整体看下来,疑问依旧存在,尤其是实验如何通过伦理审核,以及在基因编辑婴儿落地之前,项目究竟以何种状态存在 提到两个孩子的未来该怎么办时,贺建奎称将对她们持续监测,并且进行隐私保护志愿者夫妻有良好教育背景,夫妻签下协议,并被告知和了解了其中利弊 对于人们对露露和娜娜的未来担忧,贺建奎表示,他会用他所有钱和精力去照顾,愿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而在被问及是否会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基因编辑实验时,贺建奎称“如果我的小孩有先天缺陷,我也会做这个实验” 还有人问到“为何直到孩子出生,公众才知道这项研究的存在”,贺建奎解释说,很多人都问过这样的问题“感染HIV病毒的父母和这些孩子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需要帮助百万个可能感染潜在疾病的人,我们如果有这样的技术,就能帮助到更多人首先这是个公开透明的研究,我也愿意与社会分享我的研究,社会可以决定接下来研究该怎么做” 此外贺建奎还表示,他没有预料到此事会引发这么多争议,“这两个孩子的存在,是一次消息泄露最早我是想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把信息传递给美英学者,让他们与中国同行讨论” 在大会召开前一天,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该事件随后引发巨大争议 27日大会第一天未见贺建奎身影,与会专家学者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消息真实性表示怀疑,希望贺建奎公布更多实验数据和关键信息,并呼吁贺建奎本人能正面回应事件所引发的有关生命伦理的质疑 贺建奎最终会伏法吗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目前仍在持续发酵的过程中 昨日有媒体表示因为贺建奎将会出席今天上午的峰会,已经吸引了上百位中外记者,远超主办方的估计而主办地港大甚至有教授表示如果不是有课,想去现场抗议 包括今天现场的演讲,贺建奎在发言之前主办方特意提醒大家不要打断,但即便如此在贺建奎正式发言之前,现场依旧有人直接高声质疑其行为 昨日,中国科技部副部长在接受记者提问时明确指出:“2003年颁布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规定,可以以研究为目的,对人体胚胎实施基因编辑和修饰,但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者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而本次“基因编辑婴儿”如果确认已出生,属于被明令禁止的,将按照中国有关法律和条例进行处理” 根据虎嗅的查阅,这一规定仅782字,并且没有明确规定相应的处罚力度相应的负责部门为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主管部门、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他们将如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