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了,我们看看韩国瑜为什么会赢? ...

2017-12-03 09:07:30

从2000年开始,我对台湾的五次大选每一次都做了几乎万字长文的选战舆论战复盘(参看《南方周末》、凤凰网)大选之外的台湾选举,我只做了2014年“九合一选举”的选战舆论战复盘原因就是2014年的“九合一选举”是台湾舆论的一个转折点今年的“九合一选举”,值得再做一次复盘 选举就是选战,两军交战谁会胜我的答案是:七者胜! 两军相战,会用道具者胜! 选举就是一场大戏,就是一次”演员的诞生”谁是最好的演员谁能成为男一号或女一号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谁最擅长使用道具 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我对主持人进行培训,曾经讲过这么一句所谓“名言”:每一个主持人,在准备走向主持台前,都要考虑这么一个问题:你是否应该或可以带一个道具上去 在今年的“九合一选举”大片中,当之无愧的男主角就是高雄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他也是唯一一个最擅长使用道具的候选人他选择的道具非常简单,那就是一瓶矿泉水 韩国瑜“三山大会战”首场造势活动,他含泪上台发表演说: “我坚持一瓶矿泉水从头选到尾,我没有竞选总部、我没有总干事、我没有插旗子、我没有后援会,我不请客、我不买票、我不送礼,就是一瓶矿泉水” 在整个宣传造势活动中,韩国瑜坚持只提供到场的民众一瓶矿泉水,一瓶矿泉水代表着韩国瑜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打“一场最干净的高雄市选战” 一瓶矿泉水,成了韩国瑜最有标志性的符号廉价、干净、透明,韩国瑜选择这样一个最普通的生活必需品作为自己的吉祥物,不仅一下子拉近了与民众的距离,而且随处可见的矿泉水,随时可以令人睹物思人,看到矿泉水就想起韩国瑜这堪称世界选举史上政治人物最成功的一次道具使用 试想一下,如果韩国瑜没有这样一个矿泉水道具,只是天天空喊”打一个最干净的选战”这样的口号,会有这样的效果吗 两军相战,有表情包者胜! 我的《弱传播》一书总结了”舆论战军规22条”其中最后一条指出:没有表情包,就没有未来 脍炙人口的诗句为什么这么多离别诗就因为离别总会发生,离别必需表达,但并非所有人都善于表达,所以“劝君更尽一杯酒”这样的离别诗,就成为人们最方便的表情包不能成为表情包的诗句,难以流传而没有表情包的政治人物,也没有未来 我观察选举有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那就是看候选人的表情包无论是2014年台湾“九合一选举”,还是2016年美国大选,我们都可以从柯文哲、特朗普身上看到大量的表情包 在这一次的台湾“九合一选举”我们发现韩国瑜有大量的各式各样的表情包,而陈其迈几乎没有 表情包虽然不是唯一的选战观察指标,但却是极为重要的观察指标之一在互联网所有的表达中,表情包是最直接、最省事、最普遍地表达人们情绪的载体 为什么表情包对政治人物那么重要 有四个原因: 你成为表情包,说明你在互联网的曝光率够 ——你有关注度! 你成为表情包,那么多人共同用你表达他们的表情,而且别人看得懂,说明你代表了某种普遍感情 ——你有代表性! 成为表情包的人,就算是人们不认同你,至少不讨厌你很难想象一个人们一见就会吐的人,会用他做表情包,除非他想让对方也吐! ——你有亲和力! 表情包是重复使用的,它不仅用在政治生活,更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一个政治人物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就容易深入人心 ——你有影响力! 两军相战,是“蜘蛛侠”者胜! 蜘蛛侠指的就是”有网的侠”蜘蛛侠有三个特点:一、他原本非常弱小,毫不起眼,总是失败,并不看好二、突然拥有了一种神奇的装备,于是强大无比,获得超人的力量三、这个力量跟网有关 韩国瑜就是这样一种“网络蜘蛛侠” 观察今天的台湾选举,粉丝数是另一个重要的观察指标我们看2014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柯文哲与连胜文的Facebook粉丝数对比,看2016年台湾大选蔡英文与朱立伦的Facebook粉丝数对比,其粉丝数与选票人数呈现几乎完全一致的正比例关系 这一次韩国瑜和陈其迈的Facebook粉丝数对比,又与选举结果完全一致 有一个例外是丁守中与柯文哲的Facebook粉丝数对比,与两者的选票并不一致这个例外容以后的文章再进行专门讨论 未来的选战就是网络的选战谁懂得互联网这个最大的变量,谁就能够赢得选举票数的最大增量! 两军相战,提醒对时者胜! 我有一个“手表理论”讲的是有两种成功的人 一种成功者是成为“手表仓库的人”他们堆积了无数的发条和齿轮,但是如果你要问现在几点了他们回答不出因为他们学富五车,不过是一个仓库,而仓库是不负责也没能力指示时间的 另一种成功者是成为“手表的人”他们只需要极少数齿轮和发条,但巧妙地结构起来就可以指示时间 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是能够指示时间的人,而不是堆积手表仓库的人 而更了不起的人,则是能够指示时间差的人他能够指示中国与美国的时间差,能够指示今天与100年前的时间差,这样的人,我称之为可以“对时的人”他们舆论战的一个最厉害武器就是与民众对时,从而把千百万一民众的手表调整为以自己的时间为标准时 这次韩国瑜成功的一大秘诀就是发现了高雄与世界的时间差 请看韩国瑜的演讲词: ▼ “我们有山,我们有海我们的土地,高雄是4个新加坡这么大,高雄是3个香港这么大,高雄是10个台北市的大我们睡太久了,我们二三十年来高雄没有好好发展经济!” ▼ “各位高雄乡亲,我们280万的市民,我们要拒绝贫穷,我们要拒绝又老又穷,我们要迎向繁荣、迎向富庶、迎向光明,好不好!” ▼ “那个时候的高雄人是这么的骄傲,全台湾’双B轿车’(指奔驰汽车、宝马汽车,因英文首字母均为B而在台湾有此简称)最多在高雄,全台湾最有气魄,台湾钱淹脚目,高雄钱淹肚脐,全台湾最富庶的城市是高雄” ▼ “今天,我们的孩子往远方漂,因为我们已经没有钱了,我们没有这么多的工作机会,我们没有办法提供我们自己的子弟足够的养分,这是我们高雄人一定要面对的,我们高雄人一定要面对这个问题!” “又老又穷”四个字戳中了高雄人民的痛点与泪点,没有什么比这四个字更能普遍地激发高雄人民的共鸣无数的高雄民众把自己的手表,对准了韩国瑜的标准时 两军相战,善提选择题者胜! 邹氏舆论战军规第4条指出:舆论就是选边站 极端情绪的横行与选边站是舆论世界的标配 舆论的表达就是为了争取认同,而要支持自己,就要反对别人,支持与反对是舆论场最主要的声浪舆论就是在做选择题,要么单项选择,要么多项选择这就是一些人为何特别喜欢操纵阶层议题与族群议题的根本原因 2000年台湾大选,李远哲对陈水扁最大的帮助不是为他站台,而是帮他提出了一个刺激每一位台湾老百姓的选择题:“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从而帮欺世盗名的陈水扁,争取了最多的选票 其实国民党也一直在提出选择题,只不过国民党提出的选择题,常常让老百姓觉得无感2016年的台湾大选,当我看到朱立伦还天天在电视上喊“拼经济”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悲哀“拼经济”这个老掉牙的口号,从2008年一直碎碎念到了2016年,国民党执政八年,还在天天喊拼经济,这不是很可笑吗2014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拼经济的舆论主轴,就差点把裤子都输光 国民党根本就不知道“经济”这个词离老百姓到底有多远老百姓最有感觉的不是经济这个词,而是自己的钱包与口袋因为经济再好,所有的红利仍然有可能只流入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口袋,可能富则更富,穷者更穷 到了今年的“九合一选举”,我们看到韩国瑜虽然也把经济作为自己的舆论主轴,但口号变了,韩国瑜用的slogan不再是“拼经济”,而是“救自己”要知道”拼经济”的主语仍然是官员与商人,是官员与商人在搞经济而“救自己”的主语是民众,是民众用选票来救自己“拼经济”是政商界大佬的事,而“救自己”则是老百姓自己的事,两个口号的高下之分,天壤之别! 韩国瑜不仅善于提出选择题,而且善于回答选择题他的解决方法就是:“东西卖得出去,人进得来”简单粗暴,直击要害! 两军相战,拥抱底层者胜! 我的“弱传播”理论,一言以蔽之就是:“生活中的强势群体,就是舆论中的弱势群体”它来源于我的“两个世界理论”,现实世界是一个“强世界”,而舆论世界是一个“弱世界” 如果说现实世界是一个金字塔结构的话,那么高居金字塔尖的人是最有权势的人可是舆论世界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反映,它就像是一种水中倒影一样,是一种倒金字塔的结构舆论说到底就是要争取认同,认同的人数越多,舆论的力量越大越是底层,人数越多所以,舆论的认同就必须往底层走,就必须采取弱传播这样才能得到最大化的认同这样才能得到最大化的选票 韩国瑜给自己贴了一个标签——”卖菜的人”这个与卖炭翁,好有一比 卖菜,卖菜,韩国瑜懂得弱传播! 谁忽视了底层,底层就会忽视他谁拥抱了底层,底层就会拥抱他 两军相战,民心思变时非主流者胜! 2018年的台湾,民心思变! 这样的情绪氛围,在2000年、2008年和2016年的台湾(2014年就开始了),也同样出现过 可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蔡英文却抛出票投民进党的所谓五大理由,头一条就是:巩固台湾的民主 当民心思变的时候,她还在大喊巩固,她与底层人民的距离,要多远就有多远 当人民感到越老越穷的时候,你还想巩固这不是背道而驰吗 当政治人物与民意相对的时候,民意就会抛弃他 民心思变时,不仅执政党会被抛弃,传统的在野党也不会成为人们选项选民不是从第三方寻找代言人(比如2014年九合一选举的柯文哲),就是从在野党寻找非主流的候选人,2008年的马英九,2016年的特朗普,都是其政党的非主流派 只有非主流,才会改变只有非主流,才会让民众看到另一个选项 高雄民众选择了非主流的韩国瑜,而韩国瑜也抓住了民心思变的民意 其实光抓得住的民意还不够,还要学会说得出民意,光说得出民意也还不够,还要让民意听得懂 抓得住,说得出,听得懂——简单的三个动作,有多少人真正做得到! 最后的话 2018台湾九合一选举计票结果公布后,出现一大波“民进党为什么会输”“蔡英文为什么那么惨”的分析文章,其中不乏真知灼见,有助于我们认识台湾的社会变迁、分析政党走向、检讨政治人物的得失但仅仅讨论选举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不够的,九合一选举毕竟不是大选,不能用一个深层解读所有的表面,其地方性差异、个性化区别与偶然性事件,不可不察否则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同一个民进党、同一个蔡英文,有的县市丢了,有的县市仍然保住就算是高雄市刮起的令人大跌眼镜的“韩流”,如果国民党不是推韩国瑜而是换一个人参选试一试,甚至如果没有823雨灾把民进党执政无能暴露无遗,恐怕结果是另一个样了吧 从地球的任何一个点,深挖下去,都是岩浆如果我们用这样一套深层次矛盾解释地球表面的一切危机,那就是正确的废话真正有价值的问题是:为什么这里出现火山爆发,而其它地方没有 选战就是舆论战一般的社会科学,我们需要由表及里的深刻分析,但舆论的世界与众不同,舆论总是表面的,它做的是表面文章,争的社会表面积纯粹用群体动力学理论并不能直达目标,舆论更需要的是表面张力学舆论的研究要倒过来,重点放在由里及表上舆论学最有价值的分析是,为什么是这一个火山口成为了活火山 对于九合一选举,即便是深层次层面,我觉得最值得关注的并不是县市长选举,而是基层村里长的选举我们常常发现台湾的选举几年一个大变化2000年台湾大选政党轮替,人们感叹国民党可能永远丢掉政权,没想到2008年,政党就出现第二次轮替2016年台湾大选,国民党输得裤子差不多都没有了,有人估计国民党十年翻不了身没想到才两年,攻守之势异也我比喻台湾好比一棵树,只要换一种风,就会出现不同的一边倒千万不要被这一边倒的假象所迷惑,让树一边倒的是风,而不是树根要把握台湾的变化规律,台湾这棵大树的树根更值得关注,这个树根就是基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基本盘 我的博士生黄浩宇将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村里长的选举做了一个初步统计,发现当选村里长中,无党籍及未经政党推荐的人数是国民党、民进党两党人数的4.1倍两党在基层的影响力大面积萎缩,一个厌恶蓝绿恶斗的新族群在基层与年轻人中间率先生根发芽 今天的台湾出现一种“五新”的政治力量,那就是由“新族群+新政治人物+新媒体+新技术+新舆论操盘手组合”的新政治力量舆论战从党部的战争,变成咖啡馆里的战争几个舆论操盘手在咖啡馆,就可能轻轻松松组织一场波澜壮阔的舆论战争咖啡馆成为舆论战的前敌指挥部 未来的选战就是网络的选战谁拥有更多的网络蜘蛛侠,谁懂得互联网这个最大的变量,